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师生乱情  »  开放老师色学生
开放老师色学生
已经过中午十二点了,太阳挂在头顶上一阵阵摧吐热气,气温老早超过三十度,陈风索性拉出衬衫下摆,松开胸膛上的几颗扣子,非常洒脱的走在小路上。
  路上没几个行人,两旁都是老式街道,骑楼空荡荡的,人们应该全都进屋里吹冷气、吃饭去了。这里算是学校後门,陈风根本不提防遇着教官或老师。
  但这是陈风自己认为的,才走一百公尺左右,学校的三层楼建筑也还清晰可见,陈风就听见身後有人唤着自己。
  「陈风同学!你等一下!」是一个清脆的女声。
  陈风好像认出是谁来,抓起书包就想闪进路旁的骑楼里。
  「不要跑!老师看到你了。」
  一个娇小的女人身影从路旁的刻印店冲了出来,俏生生的站在陈风身前,脸上似笑非笑、似怒非怒,有一种「算你倒楣,活该被我逮到!」的得意模样。
  陈风拼命低下头想找藉口搪塞,心里有如千万只蚂蚁攀爬,其乱如麻!
  「哼!陈风同学,现在不是该在学校吃午餐的时候吗?你怎麽会跑到这里来了?」女人犀利的目光透过银边圆框眼镜狠狠的注视陈风。
  「唔┅┅月玫老师┅┅我┅┅我没带便当!」陈风讷讷的说。
  「那你可以到学校餐厅去吃呀!」月玫老师美目深注陈风,似乎想窥透他的谎言。
  「我┅┅我不┅┅不想吃!」陈风还没想到理由。
  「不想吃,就乖乖待在学校里睡午觉,干嘛跑到这里来?下午不是还有三堂课?我记得我也还有一堂你们的英文课不是吗?」「可是┅┅可是┅┅妈妈要我请假去看病,她昨天已经跟医生约好了,我想我还是去看一下比较好。」陈风勉强想到一个还算合理的理由。
  「是吗?你哪里不舒服了?我看你身体好好的嘛!」月玫老师疑窦丛生的打量陈风。
  「是┅┅是在┅┅是在┅┅」陈风说不出口。
  「干嘛结结巴巴的,有甚麽事不能跟老师说?」月玫老师又严厉的盯了陈风一眼。
  「是在┅┅在┅┅在屁股後面啦!」
  月玫老师年轻的俏脸飞过一丝红霞,收起了锐利的目光,和缓的说∶「哦!
  是这样子吗?那你有没有跟导师请假?」
  「我┅┅我没有,我想明天让妈妈打电话向老师说一声,应该没问题吧!」陈风不安的搓动双手。
  「哦┅┅那让老师直接跟你母亲说一声好了,你把妈妈的电话给老师。」月玫老师似乎疑心病又起,就想直接探询事情的真伪。
  事先没跟妈妈套好招,这样联系下去不就拆穿西洋镜了,陈风几乎想直接认错了事,但心里还存有一丝残念,於是支支吾吾的说出妈妈办公室的电话号码。
  只见月玫老师走到一旁拨打行动电话,一阵交头接耳,竟是拨通了,陈风一瞬也不瞬地仔细观察老师的神色,还好不见怒气,反倒聊着聊着竟然笑逐颜开起来。
  也不知道妈妈同老师说些什麽,陈风心里头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忽然老师喊了自己一声,竟要自己过去接听电话。
  「喂┅┅妈!」
  「陈风吗?你在搞什麽鬼?怎麽会溜出去了,还好妈妈见机的快,听老师说你生病了我就知道你又在耍花招,我马上说是我吩咐你的,要你下午请假去看皮肤科!」「妈妈真聪明!谢谢妈!」陈风掩着嘴偷偷感谢妈妈。
  「你这孩子!昨天晚上就怪怪的,今天竟然学人家跷课,不知道你到底想游荡到哪里去?会不会妈这麽宠你,最後把你宠成了小太保了?」妈妈唠叨了一长串,语气中有些感慨。
  「不会啦!不会啦!陈风永远是你的乖宝宝,我才不要当太保让妈妈难过,这里说话不方便,回家後陈风再跟你报告罗!」挂断了电话,陈风只见月玫老师笑咪咪的望向自己,再也没有刚才严肃的样子。
  「哈!陈风的嘴巴还真甜,你妈妈有你这种孩子一定每天高兴的飘飘然!」陈风也深有同感,但是若把飘飘然的对象换成是月玫老师,也许连陈风自己也会无比的飘飘然。
  「既然陈风你还没吃饭,那老师就请你吃一顿好了,反正老师肚子也正饿着呢,算是老师向你赔罪,误会你跷课鬼混去了!」月玫老师甜笑着说。
  陈风连忙摇摇手,迭声说∶「不会啦!不会啦!老师误会是理直气壮!理所当然!能跟老师共进午餐才是陈风三生有幸!三生有幸!」月玫老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肚皮快笑破似的喃喃自语∶「格格┅┅三生有幸┅┅哈!你┅┅你这有趣的小鬼头┅┅太┅┅太好玩了。」陈风一直站在老师身前,看老师笑得花枝乱颤,心中也是隐隐自得,好不容易等老师胸脯的起伏平缓些,陈风伸出右手牵过老师的柔萸,催促道∶「老师!
  走吧!我们去吃些甚麽?这里好热,不要把老师晒黑了!」月玫老师留洋过一阵子,观念开通而随和,并不介意小男孩牵她的手,她反手也牢牢握住陈风的手掌,拉着陈风就走向停在骑楼边的摩托车。
  「老师知道有间西式简餐就在前面大马路的交岔口,它的奶油鲜贝好吃极了,比法国本土的还好吃,老师载你过去尝尝。」「会不会太贵?让老师破费我实在舍不得。」陈风贴心的问。
  「不会啦!是老师嘴馋,你是适逢其会哩!」老师发动车子,就要陈风坐上後座。
  「要不要带安全帽?抓到可要罚钱的!」陈风提醒了一句。
  「哈!省下来吧!才七、八百公尺而已,你一眨眼老师就骑到了。」可不是吗?陈风刚坐稳,才稍稍扶住老师的香肩,车子已经响起一阵噪耳的摩擦声,飞也似的向前奔驰,原本陈风只打算抓住椅座後头的扶手,却是一阵头重脚轻,身体几乎向後翻飞出去,急切中,陈风没命的揽住老师,双手就箍在老师坚挺的乳房下缘。
  「真没胆子!老师像你这种年纪,都被载着四处飙车哩!像现在这种速度实在是小儿科,没想到你却怕的发抖。」老师在路宽五米的小路上竟然飙到时速九十几,眼看她的纤手又要加紧油门了。
  「我┅┅我哪有?我是怕老师的皮肤被风吹粗罢了。」陈风嘴硬的说。
  「格格┅┅你这是狗腿,可不是嘴甜呦!」老师银铃般的笑声在风中传入陈风的耳朵。
  随着车子急速的越过小路上的坑洞,陈风感觉老师白衬衫里头的坚挺乳房不断敲击自己的手臂,厚而饱实的感觉像小皮球一样不断弹起又落下,竟然是没穿胸罩,趁着一次大颠簸,陈风技巧性的将手臂紧紧抵住老师的乳房,屁股往前滑几寸,敞开的胸膛就贴在老师汗湿的粉背上。
  只觉得怀中的月玫老师又软又香,还发出太阳般的丝丝热力,陈风脑里晕陶陶的,直像要融贴到老师身上,委屈已久的老二这时硬凸凸的又长了几寸,紧紧顶着老师牛仔裤里的香臀。
  车子慢下来陈风都没发觉到,整个人还牢牢抱着老师,眯着眼享受手上的美妙感觉,真希望一趟路永远都不要到尽头,就这样永远与老师在风中驰骋。
  「好了!到了!你吃老师豆腐还吃不够呀?」月玫老师摇了摇陈风的手臂。
  陈风倏然醒转,红着脸讷讷的说∶「啊!老师,对不起!我一时忘记是老师了,闻到那麽好闻的香味,我竟然舍不得放手。」「那还不快放手?你这样老师怎麽停车?」老师脸上泛起红霞,没好气的嗔道。
  伸了伸舌头,陈风乖乖的缩回双手、跳下机车,抓住车头就帮老师停车。
  停车的时候,陈风稍稍弯下腰,刚好瞥见立在一旁擦汗的老师白衬衫已经被汗渍浸透一小块,湿衣裳贴在浮凸的胸脯上,淡淡的乳晕隐约可见,乳晕中央还挺着一颗巧克力色的圆润乳头。
  陈风恨不得当场撕开衬衫看看,一部小小摩托车他足足停了一分钟有馀。
  随在老师身後,两人走进了餐厅,才入门一阵扑面的冷气袭来,让人浑身为之一振。
  这餐厅是四方格局,用盆栽与花草隔成了三块区域,墙上还吊挂着许多异国风味的玩偶、摆饰,月玫老师看也不看就选了靠窗的一处双人座,两人先後落了座,老师要了一客奶油鲜贝通心面,陈风胡乱点了一客牛小排,就让服务生打点去了。
  「老师!你真的是很霹雳耶!骑车骑那麽快,比年轻小夥子还要犀利!」陈风开口称赞老师。
  「怎麽?你是说老师老了吗?」老师盯着陈风直看。
  「不!不!老师一点都不老,可是你是教学生的老师,老师不该都是一副古板的样子吗?」「什麽一点都不老?要说年轻极了才对!谁说老师就得道貌岸然、不言笑的?那是中国人古老相传的刻板印象,人家外国的老师可不是这个样子哩!」「哦┅┅是了!人家麻辣教师GTO里的鬼冢老师就是这个样子,那月玫老师你一定就是麻辣女教师罗!」陈风灵机一动,随口说了出来。
  「哈!甚麽鬼肿鬼不肿的,老师既不看日剧、也不看鬼片,反正当一个老师就是要率性、自然,让学生了解到生活就是展露出最真实的一面,先求用心的真实,再求举措的良善,最後就拥有美好的人生。」老师微笑着说。
  「对!对!对!真善美并进,老师好学问呀!好学问!」陈风也不知老师想表达些甚麽,一迳的鼓掌叫好。
  「啧┅┅你真是马屁精一个,我还以为你是嘴巴甜哩!」老师忍俊不住,掩嘴偷笑两个人正热络的交谈着,服务生已经端过餐点,一碟黄绿交衬,是老师的奶油鲜贝通心面,另一碟金黄灿烂,是烧烤牛小排,洁白瓷盘上配色与布置清爽俐落,令人食指大动。
  两人揭开刀叉,便开始进餐。
  陈风还不到品评美食的年纪,他只能分辨出好吃与难吃,至於个中差别,他只有莫知了了,边切着牛小排陈风边偷眼打量月玫老师,只觉老师小脸真是美得不可方物,睫毛又细又长,足足可以撑起一只筷子,大大的眼睛又亮又透,似乎可以看入人的心坎底,小巧玲珑的鼻子宛似玉雕的一般,秀丽莫名,最神奇的是那张小咀,紧闭时唇上浮出细纹,微笑时嘴角隐现梨窝,便是明星也没一个这麽亮丽的。
  陈风总以为月玫老师不做明星实在是台湾影视圈的一大损失,尤其他刚刚才实际揽过老师的纤腰,碰触老师浑圆的乳房,还闻着那芝兰般的体香,真的!陈风发誓月玫老师绝对是他看过最漂亮的女人,而陈风的妈妈这时候最多只能排到第二名。
  吃了一大半,陈风忽然吞吞吐吐的说∶「老师!我┅┅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问就问吧!干嘛装出女孩子的娇羞样?」老师停下叉子奇道。
  「你┅┅你为什麽不穿胸罩?那样不是会下垂吗?」陈风低着头害臊的说。
  「臭陈风!你刚刚一定是偷碰到老师了,竟然问我这种问题!」老师粉脸微红,骂了一声,神情一肃正色说∶「老师不喜欢形式上的拘束,尤其像胸罩这种男性工业加诸在女性身上的束缚,甚麽集中、调整、托高,还有丰胸,都是一堆狗屎,越少越妙,老师要的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就算乳房又扁又塌也无伤大雅!」「可┅┅可是老师的乳房明明又挺又大┅┅」陈风嗫嚅着说。
  老师倏地粉脸酡红,给自己学生这样称赞多少还是会不好意思!
  「老师!你脸红红的,真是漂亮极了,就像天上的仙女姐姐一般,陈风可不可以坐在你身旁跟你说话,仔细看看老师。」陈风肚子才填饱,压抑住的色心又蠢蠢欲动。
  「格格格!你又在灌老师迷汤了,可是老师才不会怕你这小鬼头咧!坐过来吧!就算你想抱老师,老师也不怕你。」老师娇笑着挪了挪位子,陈风硬生生的塞在老师身旁。
  「真的可以给陈风抱抱吗?」陈风追问一句。
  「又不是没穿衣服?要抱便抱,有啥要紧,在国外拥抱可是一种礼仪,大家司空见惯,就像吃饭、饮水一样自然无碍。」老师毫不别扭的回答道。
  陈风哪舍得不抱,虽然坐在身侧,他一只手绕过腹下,一只手盘过粉背,真的结结实实的抱住老师,一具灵狗鼻就在老师粉颈边胡嗅一气。
  「咯┅┅咯┅┅呵┅┅好痒!你这小色鬼,在学校都看不出你这麽色!老师真是看走眼了!」月玫老师边躲着陈风的鼻头,边忍住笑意。
  「谁叫老师长得那麽漂亮?有人会不喜欢老师的吗?我一见到老师就想紧紧贴在老师身旁,打死我也不要离开。」陈风在老师耳边轻声说着。
  「真的!怎麽老师不知道?」老师停止闪躲,就让陈风静静贴着粉颊。
  「少来!大概老师漂亮得过份,大家都觉得配不上,所以没有男人斗胆来追你,可是陈风就好喜欢老师,在家的时候我都会常常想到老师,好希望每天都有英文课。」陈风松开交握的手,开始探询老师的乳房。
  老师脸红红的低下头,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小嘴轻启问道∶「你在家里想老师干嘛?嫌功课不够多呀?」陈风色欲薰心,咬着老师的小耳说∶「我┅┅我一边想着老师的身体,一边┅┅手┅┅手淫。」老师抓住袭上乳房的魔爪,啐了一声∶「你这小色鳖┅┅这种话你也说的出口,我是你的老师咧,一点都不懂尊师重道!」喘了口香气,又接着问∶「你又没看过老师身体,凭甚麽想像?」越问陈风心里越荡,背後一只手竟然慢慢滑入老师的低腰牛仔裤里。忍住心中的剧烈翻搅,陈风答道∶「以前我是边看日本色情录影带,边把一个个AV女优想像成老师,很快我就受不了射出来,如果老师可以给我看看身体,以後陈风就不敢胡思乱想了。」「你别胡闹了!老师怎麽可能在学生面前脱光光,今天让你对老师这样已经很过分了,老师是因为年纪大你不了多少,又同样经历过你这段恋师情结,才让你放肆的碰触一下,所幸我心中并不感到心,身体也感到欢喜,陈风你可要知足,太乱来老师可会生气的!」老师紧抓住陈风的左手,语重心长的说。
  「可是陈风刚坐车抱着老师的时候,老师的乳头明显硬了起来,现在抱着老师,虽然冷气那麽强,老师却频频冒汗,老师可不可以老实告诉我,你的┅┅你的小穴穴是不是希望┅┅希望陈风插进去?」听到那麽露骨的话,月玫老师芳颊倏地羞红,眼珠子水汪汪的,再也没有老师的模样,她低着首怔忪好一会,然後轻轻的说∶「老师不喜欢骗人,我的身体还是会想的,毕竟我是女人,碰到你这种猛虎般的年轻男人,我怎麽可能不会有感应?」陈风听到老师说她身体会想,很自然就连想到穴穴会痒,只觉老师的话里每一句都在鼓励自己挑逗她的身体,那还迟疑些甚麽?插在老师腰际的右手一用力已经滑过小小的丁字裤带,顺着光滑的股沟进入了热呼呼的一团泥沼,指头贴到的小内裤条儿果然黏呼呼的一片淫乱。
  「唔┅┅啊!臭陈风!不┅┅不准你再动一下,就┅┅就这样我还能饶恕你┅┅否则┅┅否则┅┅」月玫老师紧紧握住陈风的另一只手,腰臀一用力就把陈风的手牢牢束死在牛仔裤里。
  陈风一触及老师内裤上的淫液老早裤裆就花掉了,可是他哪舍得就此作罢,白白放弃直抵花心的大好机会。这一辈子他也许就只此一次机会可以指奸心目中仙女老师的羞耻之处,手掌虽然不能动可还有五根手指哩!
  「美丽的骚老师,淫水浪成这样,你就不要嘴硬逞强了,让陈风用手指头帮你挖挖,替老师的穴穴解解馋!」嘴里边说五根手指头匍匐前进已经爬过紧缩的菊穴占领贲起的阴唇,中指沾着淫液,陈风就打算向蜜穴挺进。
  「吴、明、风,够了呦!你给我爬起来。」一声震天嘎响的巨喝,接下来陈风感觉左手好大一阵撕心裂肺的绞痛,人随着手上的扭势,硬生生被掼了起来。
  全餐厅仅有的三桌客人都好奇的望向这边来,只见一个穿着白衬衫、牛仔裤艳绝人寰的娇俏女人正伸手扭住一个身穿制服的高中男生,虽然室内气温凉爽宜人,女人却是香汗淋漓、娇喘吁吁的大发雷霆。
  「告诉你不准动你还动,你┅┅你不知道老师是空手道三段高手吗?」月玫老师眼底带着些许躁动恨恨的说。
  「我┅┅我┅┅我以为老师喜欢?」陈风把沾着老师淫水的手指头藏到了身後。
  「啐!喜欢也轮不到你呀!老师还缺男人吗?」老师瞪了陈风一眼。
  麻辣女教师一出口,餐厅立时议论纷纷,大家原本还以为两人方才抱的如此亲蜜,应该是对热恋情侣,没想到竟然会是师生关系,而这位明艳动人的女老师虽然长得温柔婉约,没想到却是如此泼辣,如此口没遮拦。
  「我┅┅我知道错了!下次不敢了!」陈风垂下头讷讷的说。
  「下次?还有下次!说!你是用几根手指头碰到老师的身体?」月玫老师睁大双眼盯住陈风。
  「五┅┅五根。」陈风以为是背後的五根。
  「那我扭住的就不算是手指头罗!」月玫老师手底下一用力,陈风吃痛的闷哼一声,急急再说∶「不不不!我算错了,是┅┅是十根!」「那好!你这个礼拜把英文课本抄十次,下周一交给老师!」陈风一听到要抄十次课本,全身汗水涌将出来,几乎晕厥过去,回头一想,总比被带到训导处或警察局来的好,只好乖乖点头答应。
  「还有,我一定要找机会到你家里做访问,看看甚麽样的家庭竟然可以调教出这种色狼儿子!」陈风心里头叫了声老天爷,整个人已经狗屎一般被丢回沙发上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