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师生乱情  »  熟女校长爱值班
熟女校长爱值班
我们认识的很偶然。去年四月份,那天我闲来无事,上网聊天。遇见了她,叫北京女人,42岁,很普通的名字。简单聊了几句,觉得她人挺开朗,就留下了印象。过了几天,我又在同一个聊天室遇见了她,这次我们聊的很投机,了解了她的家庭、工作,并且留下了电话号码。她说自己是一所学校的副校长,偶尔还有教学工作,但是平时都以行政工作为主。平时不忙,喜欢上网,我知道她很爱开玩笑,就约她看电影,她很爽快地答应了。我觉得很好奇,这么容易就答应了。


  快到五一了,我们单位组织抢一个投标文件,好不容易做完了,由我送到甲方去。送完文件回来的路上,正好离她所在的学校很近,我就试着给她打了个电话,看她在不在。真巧,她在学校里正巧没事干在发呆。


  我就开玩笑似的说:「我在你学校附近呢,你出来吧,我们见一面呀!」她笑着说:「真的吗?那好!」她告诉我学校的具体位置,开车怎么走,我很顺利地找到了地点。


  我把车停在离她学校大门口稍远的位置观察,毕竟我得谨慎一点呀。一会儿,从里面出来一个女人,穿着红色的毛衣,个子不高,但身材还算匀称。一般人!


  我挺失望。这时,电话响了,是她打来的。我看见她举着电话四处张望。我想:


  还是见一面吧!于是我接了电话,告诉我的车牌号,她慢慢走了过来。钻进我的车里。我们聊天,我近距离观察她,面貌一般,但是很耐看。


  尤其是她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说话的时候,眼角的鱼尾纹和脸上的酒窝配合起来确实有一种成熟女人的韵味。


  我们只是聊了几句就分手了。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平淡无奇。


  我们经常电话联系了,逐渐熟悉起来。她说话很大胆,象所有结婚后的中年女人一样,经常开一些成人玩笑。工作的原因又让她比平常人多了一份知性的美,我想我们还能见面。


  果然,没过几天,她给我打电话,说她星期六值班,让我帮她看看学校的电脑,好象有点毛病。我想是机会了。星期六我早上就去她学校了。学校的大门紧闭,而且从里面上锁了。我打电话,她下来给我开门。我还说:「大白天的,锁什么门呢?」她笑说:「就我一个人,怕坏人进来!」「看样子我不是坏人呀!」「呵呵,难说!」我们嬉闹着上了楼,进入她的办公室。聊了几句,我就开始给她看电脑,其实不是什么毛病,只是使用不当。很快就完事了。闲聊了半天,我们中午一起吃了饭。下午因为我有事,就走了。


  过了两个星期,她打电话来说她又该值班了。我想这次应该有些进展吧。于是上午十点多到了她的学校,中午吃过饭后,我约她去麦乐迪唱歌,她同意了。


  只是说要早点回学校。怕没有人值班。我们进了麦乐迪,正好有一个迷你包间。我要了几罐啤酒,她喝饮料。我的歌唱水平是具有相当水准的,她简直崇拜的一塌糊涂。我把话筒给她,她说水平没法和你比。当时我们坐的很近,我乘机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她竟然没有反对。而是眼睛盯着屏幕,拿着话筒瞎唱。


  我更加胆子大了,搂着她的脖子了。她小声叫起来:「轻点呀,我没法唱歌了!」我急忙放手了。我毕竟胆子比较小。但是她在唱歌时候还不断随着歌曲的节奏用身体碰撞我的身体。这是给我的信号吗?我又试着搂着她的腰身,逐渐往上走,这次她没有反对,还是认真的唱歌。一首唱完了,我对她说:「唱的真好!」她说:「弟弟呀,别挤兑我了!」这时我的手还在她身上呢,顺势我使劲把她往我怀里搂,她半推半就着,我想亲她,她躲避着,说:「别、别!我是你姐姐呀!」但是我借着酒劲使劲搂住她,终于我亲到了她的嘴,两片嘴唇一粘上,她竟然不放开我的嘴唇了,贪婪地吸吮着,我把舌头放进她嘴里,她也不断地回应着我。


  我的手开始动作了,从她的裙子开始抚摩,她穿的是连裤袜,真丝的裙子,摸起来很舒服。隔着裙子能够感觉到她穿的内裤的轮廓。我的手继续往上摸,摸到她的乳房了,她挣扎着不让我摸,但是挣扎了几下就放弃了。她的乳房小巧而坚挺,摸起来很过瘾,乳头已经硬了。她开始小声地呻吟了。但是在这个公共场所能做什么呢?我的小弟弟硬的不行,但是也得忍着呀。就这样折腾了两个小时,我们休息了。整理衣服、头发,红着脸走出了歌厅。


  后来几次在她办公室都是这样。只有一次在洗浴中心,我们在一个包房里,我摸了她的小穴,她也攥着我的小弟弟不撒手了。但是始终我们没有做爱。


  终于,今年7月,我们一起去塘沽时,我们做爱了。


  上午到海边玩,下午住在宾馆里。我们又在床上折腾上了,脱她的内裤时很费劲,她左不让右不让的,最后还是在我的努力下脱了,她闭着眼,扭着身体,她身体很白,下腹部有点隆起,腿很结实,身体很匀称,真是中年美女呀!!!


  我再也按捺不住了,一下扑到她身上,摸呀、舔呀,她更受不了了,开始大声呻吟着,我的小弟弟在她小穴口摩擦着,她还在小声说着:「不要、不要,我是你姐姐呀!」我犹豫着,毕竟我们关系很好,不会因为这件事影响我们的关系吧?


  我错了,在我犹豫的同时,她也在配合我用小穴摩擦我的小弟弟,我明白了,使劲一挺,整根没入,她也随着一声:「哎呀!轻点呀弟弟!」她的淫水很多,所以进入很顺利。


  我趴在她身上,慢慢舔她,她却不停地扭动身体,我想干脆先放一炮再说,于是双臂撑着,加力抽插,这是她的呻吟声更大了,「哎呀,弟弟,你……你……慢点呀……我受不了……哎呀……」我更卖力地干了。


  由于很激动,所以没有几十下就要射了,她小声说:「别射到里面行吗?现在不是安全期!」我马上要射了,立即拔了出来,全射在她肚子上了。她晕眩了。


  半天,我说:「我们去洗澡吧!」抱着她进了浴房。


  她好象还没有从刚才的做爱中反应过来。我们洗完澡,就出去吃晚饭了。晚饭回来,我们开始玩扑克,惩罚是脱衣服的。她笑我是流氓。结果她还是被我脱干净了。我始终挺着小弟弟。又一次扑到她身上,这次配合比较顺利,直接插进了小穴。


  由于下午刚干完,所以坚持的时间就比较长。我架起她的双腿卖力地干她,她也随着节奏呻吟着:「哦……哦……快要死了……轻点……小弟弟……姐姐岁数大了……受不了你这样折腾呀……」我变换着姿势,她也很配合,这次干了得有半小时,终于我快射了,我小声告诉她,她闭着眼使劲点着头,我猛插几下,又拔了出来,射在她的肚子上了。


  从塘沽回来,今天又打电话给我,告诉我说她周末又要值班了呢!估计又想让我干她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