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母亲与少年
母亲与少年
前苏联瓦解时,取而代之的独立国协,仅能为饥饿的人民提供面包。共产主义的崩溃,使得一些像捷克斯拉夫这样的小国,得以追随西方资本主义的脚步,开放国内商人成为个体户。

  对新一代捷克人来说,个体户的意思,是指他们可以自由投身「娱乐」业。一个如今正炙手可热、被公认为极富魅力的行业。

  事实上,许多俄罗斯的青少年,当被问到理想的志愿时,他们面不改色地告诉采访人员,他们希望能到国外当的妓女、男妓,赚大钱回家。

  当捷克斯拉夫瓦解,分裂成两个新国家,以年轻少男为主角的色情书刊模特儿,突然呈现爆发性的成长,他们大多来自东欧,特别是捷克共和国。

  出现这种情形的主因,是因为东欧近年来的经济萧条,追求温饱的人民只能靠出卖肉体来维生。在大多数的年轻男女眼中,拍摄三级片、卖淫,成为了失业之後的宝贵机会。

  假如你正饿得两眼发昏,而你的家人也连续饿了好几天,你绝不会因为出卖肉体而感到羞耻,即使这代表那些不是同性恋的一般男性,可能因此沦为街头男妓,视顾客的不同需要,出卖他们的阴茎,或是屁股。

  许多已经当爸爸的未成年男孩,被介绍到汽车旅馆或饭店套房内出卖屁股;另一方面,狎弄他们的外国游客,也很乐意付钱让这些饿昏肚子的捷克男孩饱餐一顿,彼此各取所需。

  充分适应时代需要,他们也学得很快,花费许多心思磨练口交的技巧,事实上,愿意笑着将顾客的精液吞下肚里,往往会得到较多的小费。

  无分男女,对於东欧的青少年来说,满足嫖客群的需要,无疑是件头等大事,因为就如字面上所言,现在已经找不到什麽正当的谋生方法。

  除了这副正值饥饿的青春胴体,他们没有西方世界需要的东西,现在,为了获得现金,这些少男少女愿意做任何事。

  一个名叫米凯尔.杰洛士的少年,十*岁的时候就成为男娼,在布拉格的旅馆中,为观光客提供性服务。

  他十*岁的那年,就已经当上爸爸,对方是隔壁邻居的十*岁女儿;十*岁时,又让邻居的三十岁妻子怀孕,同时搞上了一对母女。

  米凯尔家里还有四个兄弟、三个姊妹,九人全都由他们的父母推上街头,贩卖肉体。

  在家里,八名兄弟姊妹一同共用二间卧室、二张床。因此,每天晚上,五位少年与他们三位姊妹的乱伦性交,不断地重演着。

  这些女孩已经很习惯张开双腿,把下体开放给任何陌生人,同样地,她们也不会对自己的亲兄弟有任何保留。结果,在兄弟们的滥交下,三姊妹全部怀孕。米凯尔本人在十*岁的那年,让十*岁的二妹生下孩子。

  米凯尔是个外表俊俏的美少年,肌肤白皙而苗条,只要嫖客出得起钱,他很乐意完成对方任何的难堪要求。

  当被问到干一次屁股多少钱,他的回答是六十至一百美元,随时间而不一定,口交一次三十美元,如果另外要求吞下精液,则另加十美元。

  他穿着短之又短的T恤、热裤,以自己的身体招揽客人;通常,是到旅游旺地寻找观光客,不过偶尔也会到一些特别的酒吧、公园……任何一个可能需要男娼的地方。

  每天回家时的收入,很难超过一百美元,但如果碰上个好日子,可能有两百到两百五十块的进帐。

  一九九一年,一个从天而降的机会,让米凯尔以一种特别的方式,赚到以前从没赚过的大生意。

  一个拍摄色情片的制作人来到布拉格,他对於血腥、乱伦、凌虐、强暴之类的题材非常感兴趣。在一次偶然的召妓下,制作人为米凯尔的性感体格所吸引,开始与这美少年结交,希望他成为自己新片的主角。

  一星期後,两人相约在饭店咖啡厅,米凯尔看着桌上的咖啡和精致茶点,两眼发直,这两样东西都是他很难得才能见到一次的。

  制作人笑着提出了拍片的合约,片酬五千美金,一笔米凯尔要卖烂肛门才能换取的钜款。

  钜额的代价是,米凯尔将要和自己的亲生母亲性交!

  事情不只是性交一次那麽简单,合约中,米凯尔不仅要与妈妈多次交媾,更被要求让妈妈受孕,当母子乱伦的结晶出生,制片人才将五千美金如数付清。

  在怀胎的九个月中,为了让米凯尔无後顾之忧,制作人也将提供他别的工作,拍摄其他立即付款的色情电影。

  前後所有的收入,约莫八千美元,这已经比米凯尔,或是他母亲,这一生看过的任何款数都要多。

  盯着合约,米凯尔紧张得无法呼吸,在家里,他已经把姊妹们干到烦了,可是,却从没有肏过自己的母亲!

  对他而言,母亲还是一个不可亵渎的存在。和每天枕边的那三个臭屄、四个烂屁股不一样。

  但是,这笔钱,实在是个压倒性的诱惑,最後,他签下名字,同意拍片,即使他不能代表他的母亲……当他把这消息告诉妈妈,一个正值三十岁芳华,蛇腰纤细、胸部丰满的成熟女性。她立刻为纸上惊人的片酬所迷惑,同意合约的一切条件,即使说,「和自己儿子性交」这邪恶主意,似乎有些罪恶。

  谁管它?

  合约中一个附加的条款是:制作人将在布拉格最好的饭店内,租下一间豪华套房,母子俩则在这里孕育他们的下一代。

  除了五千元的片酬,豪华套房本身就是一大诱惑,这些东西都已经被明文写在合约内,此外,制作人也同意支付妈妈怀孕期间的一切医药费用,甚至包括分娩、生产,以及孩子出生後的产检与做月子期间的照顾。

  在拍摄的那天,米凯尔和妈妈来到布拉格的第一饭店,制作人会帮他们订好蜜月套房。

  母子俩人受到最好的服务,包括一流的香槟与头等美食,饭店的职员将他们当作新婚夫妇来接待,至於他们的真实身分,则是一个绝对秘密。

  几经计算,拍片的时间挑在一个特别的周末,妈妈的危险期,在那个疯狂的周末,蜜月套房将是完全属於母子两人的小天地,唯一与他们分享的,就是隐藏好的多部摄影机,以及无线电萤幕後的众多工作人员。

  不论母子两人一天性交多少次,所有的过程都将被拍摄下来。

  制作人送给妈妈一件透明的荷叶花边罩袍,袍子很短,仅能勉强遮掩小半边雪臀,而米凯尔则被要求整个周末赤身裸体,至於他们需要的每样东西,都由制作人或旅馆职员提供。

  第一夜,母子两人喝足了昂贵的香槟,为了这麽一个有利可图的享受而举杯庆祝;另一方面,他们也需要靠足够的酒精来麻痹神经,因为米凯尔和妈妈都不知道如何开始这场母子相奸。

  然而,盯着萤幕的制作人有了主意,透过电话,他让这对「新婚夫妻」同床共枕,米凯尔赤裸着身体,而妈妈穿着她性感的短罩袍。

  床的周围已经装好了摄影机和收音设备,灯光也调适充足,一个连着录放影机的电视萤幕,拨放着黄色小电影。

  当母子俩一起躺在床上,影片开始放映,而他们受到刺激,慢慢地拥抱住彼此,就这麽看A片,学A片,做A片,拍A片。

  看着萤幕里的激烈画面,米凯尔很快就硬挺起来。由於两个人都已有些醉意,有关乱伦禁忌的念头,亦逐渐从脑里消失,他和妈妈开始在床上拥吻,相互爱抚。

  妈妈星眸微闭,享受着儿子的轻抚,一双手掌则裹住硬热的阴茎,温柔地上下套弄。

  米凯尔拉起妈妈的罩袍,把嘴贴在那双丰满、结实的乳房上,吸吮鲜嫩乳蕾,手指也开始往上探索,先是感觉着母亲温暖的胸部,然後往下,越过即将隆起的平滑小腹,直到指尖探着那火热而湿润的蜜穴,他永远的故乡。

  米凯尔毫不掩饰,也无法掩饰,自己对妈妈美丽肉体的慾望,阴茎很快就笔直矗起,肿胀到前所未有的地步。

  基於将要爆发的慾望,他很快地开始行动,用力地将阴茎插入这令他心痒难耐的蜜处。米凯尔知道,自己的精液——自己的种子——很快就将变成一个小婴儿……他已经有三个孩子了,而现在,即使他并不清楚日後该怎麽处理自己与母亲的乱伦关系,还是埋着头横冲直撞。

  当妈妈终於湿润到可以承受他的冲刺,米凯尔十分满意,在一个古怪念头的驱使下,他突然将妈妈双腿分得大开,让摄影机将那最隐密的私处,娇艳盛放的绮丽花朵,完全摄入镜头,跟着,他引导已充血得发烫的阴茎,再次深入。

  当母亲穴内的湿热,压挤着抽搐中的阴茎,米凯尔完全忘记会令母亲受孕的事实,只是像头发情的公牛一样,全心全意地耕耘着身下的女体,耕耘、然後预备拨种。

  他将阴茎深深刺入,直到不能再进,跟着,开始抽送,退後、刺进,退後、再前挺。

  此刻,他那细瘦却充满力量的躯体,变成了一具高频率的活塞机器,不停地用两腿间的肉具贯穿着母亲,让妈妈一再地接受儿子的发泄,在狂喜中悲啼出声。

  在米凯尔眼中,「将妈妈骑在身下泄慾」的事实,是个很大的性刺激,乱伦的真实感,令这场忘我的性交增加了野性,让母子俩人沉浸在野兽般的狂热动作中。对此刻的他们来说,乱伦是天经地义的!

  对,就是这个样,乱伦又有什麽错?妈妈又怎麽样?

  在米凯尔一下又一下的全力冲刺中,双人大床也不禁嘎嘎作响,当阴茎用力地进入母亲的阴户,一股全心的感受,让他们在喜悦中飘飘欲仙。

  想到自己正在这女人的嫩穴中挺送,更即将要把精液射入她的子宫,当初孕育自己的地方,再孕育出另一个孩子,这疯狂的想法让米凯尔无法自制,直打哆嗦。

  盘算许久之後的结果,米凯尔知道今天的性交,一炮成孕的机率很高,因此,他放松身体,搂紧妈妈的臀部,共同迎接最後的高潮。

  起先是不停地战栗,肉棒开始抽搐,深深地埋在妈妈蜜穴之内,当电流似的触感再也忍受不住,热腾腾的新鲜精液大量喷出。

  有短暂的一会儿,米凯尔失去了所有知觉,快感一波波的冲击,让阴茎把积存的浓白精液深注入妈妈子宫内。

  不晓得是多少时间过後,米凯尔回过神来,看着身畔早已失神的母亲,阴茎仍固执地陷在穴内不肯出来。

  当肉棒开始软化,他将之由蜜穴里退出,躺在妈妈身边,母子二人共同进入梦乡。

  第二天早上,这对男女又重复了同样的过程,完全一样的动作,所差的只是更激昂的情绪,更熟练的亲昵。

  虽然说,米凯尔始终无法相信自己做的事:他真的干了自己的母亲!

       【完】